返回九彩通天路之仙域降临 > 第三百一十一章 精致的收纳盒

第三百一十一章 精致的收纳盒

    中洲,富晶城!

    日月轮转,白昼退去!

    夜空上一轮明月,尽情的释放着自己一身的光华,照耀在天底下这片静谧的大地之上,像是在宣布着它的到来,即将要主宰这一片的天地。

    富晶石坊,庭院深处,一座座的精致屋舍纵横交错,小桥流水,假山遍布,各色晶莹的玉石铺满了整个的庭院,在月光的照射下,反射出了晶莹闪亮的光芒。

    在一座座精致房屋的最中间位置,却是有着一间别有一番风味的屋舍,比起旁边的那些精致屋舍,都要大了一分,也更为的大气一些。

    与旁边那所有的精致房屋一样,这件独特的精致房屋屋门,也是紧紧的关闭着,像是屋中的人已经睡去了!

    诺大的庭院内,并没有一件的房屋还有着烛火光华,一片月光下的静谧之色!

    忽然一阵掌风传来,最中间屋舍的屋门,顿时被吹的打了开来。

    一道玉树临风的身影,随着屋舍大门的打开,缓缓的抬起了脚步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声颇为得意的声音,从来人的口中传出,在这静谧的黑夜之下,显得颇为的突兀!

    “哥哥,我知道你在这里,出来吧,弟弟来给你请安了!”

    声音传出后,久久没有得到回应,让那发出声音的来人,脸上也是露出了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来人眼下的四处,皆是一片灰暗,根本看不到一点的光亮,像是屋外的月光,根本不能照射进来一般,让本就是心里忌惮不已的来人,心里又是犯怵不已,心里的害怕更是不加掩饰的释放在了脸上,脸上顿时露出了狰狞之色。

    “还在装神弄鬼,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哥哥的份上,我早就出手了,一个将要化为尘土的人,能有什么作为,怕是一身的修为,在这五十年里不仅没有丝毫的增长,反而为了抵挡那枯身丹毒有所下降吧,我早已不是当年的我了,再也不会被你压制了,啊……”

    顿时狂暴不已的莫经,大手一挥,释放出了自己的本源之力,找到了屋内的蜡烛,将其给点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根根蜡烛的点亮,整个精致房屋内的场景,便是呈现在了莫经的眼前。

    一道道既熟悉又陌生的场景,顿时出现在了莫经的眼里!

    座座的摆设琳琅满目,处处的家具还是如同五十年前自己所熟知的情况,一般无二!

    与哥哥莫问在晶天宗的屋舍,没有丝毫的不同!

    就连地板上的纹路,都是如出一撤!

    那木质柜台上的精致收纳盒,也是出现在了莫经的眼里,让莫经的心里顿时一颤,那是自己在自己的哥哥二十岁生日的时候,亲自送给他的,尽管不想回忆,但还是抑制不住潮水般的回忆席上了莫经的脑海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快看这个收纳盒漂亮吗,这可是七彩灵晶所打造的,是我攒了一年的收入那,你可不要浪费了我一番苦心,要好好的保护起来,知道吗,不然我一定饶不了你,哼!”

    “哥哥,你为什么要如此努力的修炼啊,陪我玩玩好不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为什么父亲母亲都不管你,却将我管的那么紧,我已经长大了,我已经十五岁了,我不是小孩子了,我不想再让他们管着我,父亲母亲最相信你了,你去帮我说说好话,好不好,他们一定会听你的话的!”

    “弟弟,父亲母亲不是不相信你,他们管你管的紧,都是因为爱你,想让你未来足够的强大,好能壮大我们晶天宗,也更能将自己保护好!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喜欢修炼,晶天宗有哥哥一个人就好了吗,我的哥哥最好了,在所有人都不陪我玩的时候,哥哥却能抽出时间来陪我玩,在我被父亲母亲责罚的时候,也是哥哥出面来为我受罚,哥哥修为强大了一定会保护我的,对不对,哈哈!”

    “嗯,弟弟,等我修为强大了,我一定会壮大晶天宗,也一定会保护父亲母亲,还有你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阵阵的回忆,如同滔天骇浪一般的砸进了莫经的脑海里,使得莫经脸上的狰狞都是松缓了不少,但似是想到了什么,猛然一甩头的莫经,又是恢复了脸上的狰狞之色。

    眼角的余光,也是撇到了屋舍之内白帘布后面的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就算是化成灰了,莫经也是认得,这白帘布后面的人影,就是他一直以来的心魔,晶天宗万年来最为惊才绝艳的天之骄子,备受自己的父母宠爱,备受晶天宗上下的欣赏,备受当代的世人瞩目,是一颗冉冉升起的超强新星。

    他的亲哥哥,莫问!

    自从莫经意识到这个情况以后,莫经才知道为什么自己永远都会被人嫌弃,会被自己的父亲母亲嫌弃,会被晶天宗所有的长老执事嫌弃,会被晶天宗外的所有势力嫌弃。

    为什么所有的资源都会倾向于莫问,而不是倾向自己!

    就因为自己的修炼天赋比起自己的哥哥莫问差上了一筹,仅仅是一筹而已。

    难道就不能向自己倾斜一点点吗。

    恨!

    越想越怒的莫经,调动起来了仙庭里的晶石本源,顿时,手上布满了晶石本源之力。

    大手一挥后,面前不远处的白帘布,刹那间化为了粉尘,一道既陌生又熟悉的身影,霎时间,出现在了莫经的眼里。

    面对着自己的那双眼睛,射出了道道的冷芒,这是莫问从来没有在他面前释放过的冷厉眼光,那般风姿卓越的巍峨身体,不再是苍老不堪,彻底的恢复了往常的风采!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后的莫经,在见到莫问眼里的冷厉之色后,心痛的腾腾腾的退后了几步,心里苦笑着呐喊到。

    “什么永恒的保护,全都是谎言,父亲母亲骗我,你也骗我,你们全都是骗子,整个的晶天宗,整个的中洲大陆,甚至是整个的仙武大陆都是骗子,从来没有一个人会真心的关心我,就连那葛丽,也是在自己的面前才会和颜欢笑,背后却是在搓自己的脊梁骨。

    莫经的心里,虽然对于自己的这个哥哥依赖不已,但却是更加畏惧自己的这个哥哥。

    就连父亲在世的时候,都是常常的告诫自己,让自己要以自己的哥哥为中心,将来好好的辅佐他,说自己绝对不是自己哥哥莫问的对手,虽然天赋只是相差了一筹,但一身的心性与毅力,却是与自己的哥哥莫问,相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会这样说,从来没有正眼看过自己的父亲,又能了解自己什么,知道自己也曾努力修炼过吗,知道自己在一次次的艰难困顿中,是怎样的逃生出来的吗?

    自己的修炼意志与心性,也是在百般的生死之间磨炼过的,绝对不会比自己的哥哥莫经差。

    想到了这里的莫经,狠狠的压下了心里的畏惧,猛然的抬起了狰狞不已的脸庞,朝着那背着手,一双冷厉目光的莫问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也是看到了莫经脸上以及裸露出来的皮肤上,还是有着点点的黑气缭绕,这是枯身丹毒并未完全化去的症状。

    见到这般的一幕后,莫经心里的后怕也是松缓了几分,毒还在自己哥哥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莫问,不管你是用了什么样的方法,将自己身上的枯身丹毒化去了不少,想必一身的修为也是可以施展了吧,但这五十年来,你所有的修为都是用在了抵抗枯身丹毒上面,绝对没有丝毫的进步,

    而我则不然,我可是有着晶天宗所有的资源进行供给,早在十年前,就已经突破成为了七生转轮天君境的无上强者,你绝对不是我的对手,

    另外,枯身丹毒可是远古十大至毒之一,就算是初代的晶天师老祖复生,也是没有丝毫的办法,就连我的手中都是没有解药,所以,你是不可能存活下去的,九彩分石之术,已经在晶天宗传承了五十万年,不能在你我的手中断送,现在将九彩分石术交出来,我念在你我几十年亲兄弟的情分上,不与你为难!”

    说完后的莫经,将自己诺大的手掌缓缓地抬起,一脸的不可置否,脸上的蔑视之意,也是不加掩饰的释放在了脸上,看着面前的莫问,像是在看一个可怜虫一般。

    但莫经不置可否的话语说完后,莫问的一双眼睛,依然冷厉不已,却是没有丝毫回答的打算。

    轻轻抬起脚的莫问,一步一步的向着莫经走了过去,并未散发出任何的力量,但随着一步一步的脚步声落地传进了莫经的耳朵之中,却是让莫经的整颗心都是扑通扑通的狂跳。

    心里对自己的哥哥莫问,那像是与生俱来的畏惧感,还是一层层的爬上了莫经的心头,不自觉的又是朝着后面倒退了几步,一脸的骇然。

    在莫经的眼里,他的那个温柔不已的哥哥已是没有了。

    眼前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莫问,早已不是当年的莫问了,不再是那个对自己百般苛护的哥哥了!

    莫问的脚步虽然不快,但看在莫经的眼里,却是走过了一年四季,春夏秋冬一般,暖热涩冷,四种,根本不可能同时的出现在身上的感觉,却是梦幻一般的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还未战,就已经让莫经的脸上,泛起了白!

    终于来到了莫经的面前,莫问那一双射出冷厉光幕的双眼,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莫经的双眼看去,不容置疑的声音,顿时响彻在了莫经的耳中,敲打进了莫经的心坎里。

    “我的儿子,你的侄子,我的父亲,你的父亲,我的母亲,你的母亲,到底是怎么死的,与你到底有没有关系,说!”

    听到了莫问的冷厉问话后,脸上本就苍白不已的莫经,心里更是惊起了滔天骇浪,腾腾腾的退后了几步,倒坐在了身后不远处的木质座椅上面。

    一脸的狰狞之色,也是变化为了惶恐不安之色,泛白的嘴唇,更是不断的哆嗦着。

    “不明白你在说什么,小莫儿,是被那贱妇葛丽大怒之下给失手打死的,父亲当时在闭关,得到了这层消息后,正在修炼晶天功法的父亲,便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悲伤情绪,晶天功法在身体之内大乱,最终全身的经脉破裂,又是没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,是走火入魔而死,

    母亲,本就是患有心疾,如何能承受的住小莫儿的逝去,也是心脉阻塞,血气不畅,尽管当时的我,已是尽可能的施救了,但还是没能挽留住母亲的生命,这一切能怪我吗,和我又有什么关系,

    再说了,当时的你又是在哪里,在父亲母亲小莫儿最需要你的时候,你在哪里,在父亲母亲小莫儿奄奄一息的时候,你又是在哪里?我都在他们的身边,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在承受,而你这个受尽了荣耀的晶天宗宗子,晶天宗万年来最为惊才绝艳的天之骄子,并没有在他们的身边,你懂吗?”

    被莫经的话语,挑动了心里的悲意,脸上也是泛起了白的莫问,也是不受控制的倒退了几步,单手扶在了一旁张开的大门门辕上,心里的悲意更是浮在了脸庞之上,久久的不能散去。

    缓缓闭上眼的莫问,眼角悄然的划出了一滴悲伤之泪,嘴中痛苦的低声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,母亲,我的小莫儿,是我对不起你们,一切都是我的错!”

    忽然,异变突生,一道杀意聚集在了自己的身上!

    虽然紧闭上双眼的莫问,但一身的警惕之意并未全数的褪去,在一身悲意的身上,依旧的散发出了丝丝的神识,注意着面前的莫经,以及整个的富晶石坊,以防不测。

    五十年前的自己,就是因为太相信莫经了,太相信自己的弟弟了,才会遭受横祸,身重了莫经的一掌,被种下了枯身丹毒,使得自己这五十年来痛不欲生,每一晚都会遭受到枯身丹毒的蚀骨焚心之痛。

    拳风包含着强大的法则匹练,向着那紧闭着双眼的莫问,攻伐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