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九彩通天路之仙域降临 > 第二百六十九章 威压考验

第二百六十九章 威压考验

    仙庭一闪后,在卓不凡的手里便是出现在了一页金纸,随着卓不凡蓝宝石一般的双眼光华流转后,在那一页金纸的上面,便是出现了一个曲谱和一排排的金色小字,在金字的名头上,赫然烙印着赤伶两个金色的大字。

    见到清灵仙子已是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,卓不凡便是拿起了手里的金纸,一脸柔和的对着面前的清灵仙子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家乡的一道谱曲,到是十分契合仙子的笛音,如若仙子不嫌弃的话,还请收下!”

    脸上已经没有了清冷之色的清灵仙子,在见到卓不凡手里的金纸后,也是一脸的好奇之色,但在听到了卓不凡的话后,清灵仙子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娇羞之色。

    见到清灵仙子这般的情况,却是使得卓不凡的心里咯噔一响,不会又是犯了什么错吧,不就是一页金纸,一道谱曲吗,代表不了什么吧!

    但在见到清灵仙子这般的娇羞模样后,心里有些后悔的卓不凡,还真有反悔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在看到花非花,步千舞一脸笑意的看向了清灵仙子后,又是连连的向着自己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眼中的意思,特别的暧昧!

    这般的情况,让卓不凡想要反悔的想法,又是湮灭了下去,东西都已经拿出来了,要是再收回去,还不得让面前的众人笑话啊。

    哎,自己还真得了解一下中洲的风俗和习惯,千万不要再招惹情债了!

    不过,只是一道谱曲而已,至于这样吗?

    此时的古宏,云莺两人,也是一脸羡慕的看向了面前的清灵仙子,在中洲大陆上有一个风俗,就是曲谱不能轻易赠送的,若是赠送了的话,就代表了爱情的认可之意。

    感受到一左一右的古宏与云莺两人,那般的羡慕之意,虽然没有说话,但眼里的意思,已是告诉了卓不凡,自己又犯错了!

    罢了罢了,都拿出来了!

    身上的法则之力一动,卓不凡便是控制着手里金纸,使得金纸飞向了面前的清灵仙子。

    脸上娇羞着的清灵仙子,抬眼看了看面前的金纸后,心里也是欢喜的很,仙庭一闪后,便是将面前的金纸给收到了仙庭之中。

    而后的清灵仙子,便是抬起了微红的白皙脸庞,悠悠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卓不凡后,又是低下了脸庞,一声婴宁的低声话语从清灵仙子的口中发出。

    “我叫白清灵,院子殿下,叫我清灵就好!”

    头疼不已的卓不凡,心里那个悔啊!该怎么向李英兰交待,要是李英兰知道了,会不会立马的杀掉自己啊。

    卓不凡的心里暗自想到,“哎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,到时候和英兰好好的解释,英兰一定能理解我的。”

    见到卓不凡脸上的一丝愁容后,古宏与云莺两人却像是明白了卓不凡心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自然都是见到过剑王李英兰的,也是深深的了解过剑王李英兰的性格。

    那一身的英姿飒爽,不服就干,当日在中洲青年个人排位赛上,可是没少见到剑王李英兰的一身英姿。

    打的对手抱头鼠窜的一幕,更是深深的烙印在了古宏与云莺两人的心里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的院子殿下还是一个妻管严不成吗?

    想到了这里的古宏与云莺两人,便是一脸的笑意,更是深深的低下了脸庞,用手堵住了自己的嘴,不让自己的笑声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但任凭两人如何的堵,还是没能止住嘴里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再见到古宏与云莺两人的这般低脸姿态,又是听到了两人止不住的笑声传来。

    脸上微微抽搐的卓不凡,却是升起了丝丝的尴尬。

    花非花与步千舞两人,见到卓不凡脸上的一丝愁容与尴尬,还有古宏,云莺两人的这般姿态,顿时的也是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而后的花非花,一双妩媚眼睛里的眼珠子提溜溜一转,便是笑意盈盈的对着卓不凡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院子殿下,我知道你心里的担忧,不过没有关系的,虽然我并没有见到过剑王李姑娘,但是剑王李姑娘在中洲青年个人排位赛上的表现,我都是知道的清清楚楚,如此英姿飒爽的女孩子,怎会容不下她人,若是院子殿下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话,我花非花愿意代劳,为院子殿下解忧!”

    听到了自己母亲的话后,脸上本就是微红的清灵仙子,更是烫红了起来,却是对着花非花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母亲,只是一页谱曲而已,想来院子殿下不了解其中的意思,只是单纯的赠曲而已,你千万不要再说了!”

    卓不凡的心里更是突突突的狂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般的情况,却是比大战一场都要来的让人紧张。

    想到了花非花与李英兰两人相见的一幕后,卓不凡的心里更是差点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脸紧张的卓不凡,便是连忙的对着面前的花非花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花城主,我年纪尚青,对这男女情爱之事,还是不太了解,若是做了什么让您误会的事,在这里我卓不凡给花城主说声对不住,不如我们先来商讨一下百花劫的事情吧,眼下这件事才是最为重要的!”

    此时的清灵仙子,在听到了卓不凡的话后,也是瞬间的清醒了不少,看来是自己一厢情愿了,对吗?

    听到了卓不凡的话后,一脸诧异的花非花与步千舞两人,却是有些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赠人谱曲的俗礼,所代表的意思,可是在整个的中洲大陆上都是很普及的,难道院子殿下是真的不知道吗。

    但见到卓不凡清秀的脸庞上,一脸的紧张后,花非花与步千舞两人又是恍然大悟,便是明白了,到底是太年轻了吗,遇到了这样的事情,也难怪会有了羞意,而且自己又是清灵的母亲,这般却像是见家长了一般。

    纵然卓不凡是院子殿下又如何,说到底还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而已,怎受得了自己这般的追问!

    卓不凡身旁的古宏与云莺两人,也不再低下脸庞笑卓不凡,桌子低下的两人,也是悄悄的对着卓不凡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意思很明确了,不愧是他们的院子殿下,还真是忠贞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面前的清灵仙子,可是仙女榜上排名第三的大美女啊,别说是普通人了,就是其他四洲的帝子,都想要一亲芳泽,却一直没有得到清灵仙子的认同。

    没想到却对他们的院子殿下卓不凡一见倾心,还这般的主动。

    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了,连家长都见了,花非花都是极为的看好两人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般,眼前的院子殿下,这个怕老婆的院子殿下,还是毫不犹豫的温婉拒绝了,怎能让古宏与云莺的心里“不敬佩”!

    露出了意味深长笑容的花非花,便是不再讨论这个问题,转而露出了一脸的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诺大的房间之内,随着花非花的一脸凝重,清灵仙子,步千舞两人也是瞬间的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到三人这般的模样,卓不凡,古宏,云莺三人也是收起了心里的荡漾,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三人,不再有任何的动作。

    短暂的寂静后,已是炎热过去,迎来了一天中的低温,微微的凉风透过了诺大的窗户口,吹进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吹到了卓不凡,古宏,云莺三人的脸上,使得三人的身上都是舒爽无比。

    “关于百花劫,有几点我要详细的说与院子殿下听一听。”

    见到花非花脸上这般的凝重,卓不凡也是收起了小觑之心,对着面前的花非花点了点头后,卓不凡便是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花城主,尽管直说,我既然来到了这里,身上又是有着百花印,自然不会坐视不管。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的花非花,便是抬起了脸庞,看向了窗外,悠悠后怕的声音便是从花非花的口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百花灵兽,是我百花城的护城灵兽,自从千年前被我百花城的城主收服了以后,便一直的守护着百花城不曾离去,就算是百花城的老城主在百年前坐化了以后,百花灵兽也是一直守护着百花城,给我百花城造下了不朽的福泽,

    但一直延续到十年前,一直温顺不已的百花灵兽却是性情大变,使得我百花城下的所有各族之人都是措手不及,

    这件事要从十年前说起,十年前的立春之时,百花灵兽便是突然的降临在了城主府,定下了一年一度的威压考验,

    凡是被百花灵兽种下了百花印的城中之人,若是没能过的了百花灵兽的威压考验,便是会被百花灵兽抓去,至于抓到了哪里,我百花城出动了所有的人员,都是没能找到一丝的蛛丝马迹,

    从那以后,每一年的不定时什么时候,百花灵兽便是会在城中之人的身上,种下百花印,三日之后,便是会降临在城主府,进行一年一度的威压考验。”

    说道了这里的时候,花非花,步千舞,清灵仙子的脸上便是黯然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威压考验?”听得有有些动容的卓不凡,嘴里喃喃道。

    见到卓不凡开口说话,稳坐在桌子面前的步千舞早就按捺不住心里的波澜了,她的夫君就是没有通过百花灵兽的威压考验,才被百花灵兽给抓走的。

    而后的步千舞便是出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百花灵兽释放出威压来,对那些被种下了百花印的城中之人进行考验,在一炷香之内,若是没能承受的住百花灵兽的威压而移动一步,便算是考验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听的一脸动容的云莺,便是向着步千舞出声询问到。

    “在这诺大的百花城内,难道就没有一个人,能过的了百花灵兽的考验吗,那百花灵兽的修为真的那么可怕吗!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的步千舞,一脸的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“百花灵兽的修为深不可测,我们也不知道百花灵兽的修为境界达到了哪一步,我的夫君,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是70级七生转轮镜的无上强者了,但最终也没能通的过百花灵兽的威压考验,只是挺过了半柱香而已。”

    听到步千舞的话后,古宏与云莺的脸上都是大骇不已,70级七生转轮境的无上强者,就是在当今的中洲大地上也是寥寥无几吧,没想到在步家竟然有着一位。

    若是一个势力内拥有着一个七生转轮境的天君强者,那么这个势力的等级划分就会水涨船高,一跃成为顶尖的一流势力。

    可就连这般的无上强者,都没能通的过百花灵兽的威压考验。

    那么百花灵兽一身的修为,就真的是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同样动容不已的卓不凡,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久久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房间内的众人又是陷入了短暂的平静,没有一个人发出一道声音来,皆是陷入了沉默当中。

    片刻后,花非花从沉默中走了出来,扫了面前的众人一眼后,便是悠悠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特别的奇怪,百花灵兽的此般威压考验,也只是针对百花城的男子,倒是从来没有对百花城的女子做过什么。”

    早先在城主府大厅的时候,卓不凡,古宏,云莺三人便是知道了这件事,但心里同样是古怪不已,难道那百花灵兽有什么特殊癖好吗?

    一脸疑问的云莺,小声的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百花灵兽是母的吗,所以才只会对男子下手。”

    云莺的这般话语,顿时让花非花,步千舞,清灵仙子的脸上露出了尴尬之色。

    “别乱说,灵兽哪里还分公母!”脸上古怪着的古宏,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就连不苟言笑的卓不凡,都是无奈的一笑,缓缓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灵兽是有公母之分的,我在翻阅古籍的时候,有看到过!”

    瞪大了眼睛的古宏,一脸的不可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百花灵兽真的是母的吗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后的古宏,下意识的朝着花非花,清灵仙子,步千舞三人望去,眼里藏不住的暧昧之色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”一脸尴尬的花非花,看了一眼身旁的步千舞后,便是开口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