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九彩通天路之仙域降临 > 第二百六十五章 恭迎院子殿下

第二百六十五章 恭迎院子殿下

    一脸冷意的古宏,在见到百米之外的步千舞还是一脸的怀疑后,便又是大喝出声。

    “见神话令如同见神话大帝,大胆步千舞,还不跪下!”

    古宏的声音洪亮至极,远远的回荡在了整片的天空之中,更是传到了大地之上,在听到了古宏的话语后。

    花非花,清灵仙子,以及各方的家主等人,便是连忙的单膝跪在了地上,低下了脸庞。

    “参见神话大帝,参见院子殿下!”

    声音浩荡不已,传到了遥远的天际。

    各方的公子哥们,在见到自己的母亲都单膝跪下了,也是一个个的赶紧跪了下来,低下了各自的脸庞,不敢再发出一声的质疑。

    那刚从昏迷状态醒转过来的范临,在见到面前的一幕后,脸上更是大骇,连忙的翻爬了起来,在见到高空之中的母亲步千舞,也是一脸惊容的半跪了下来后。

    而后范临的心里也是惊起了滔天的骇浪,这是怎么了,不待弄清楚面前的情况,范临便是拖着颤颤巍巍的身体,半跪在了大地之上,全身的颤抖着,倒也不傻的范临,也是知道自己撞上了铁板了,不,也许是钢板!

    对于面前的壮观景象,卓不凡的心里倒是没有多大的波动,早在地球上之时,身为武神的自己,就已是接受到了万人的敬仰。

    更是有着不少的场面,比今日的场面还要壮观。

    收起了手里的神话令后,卓不凡便是运转起了自己的武道天音,响彻在了整片的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“请起。”

    听到了卓不凡的武道天音后,大地之上的各方强者都是站起了身来,遥遥的向着天空之上的卓不凡望去。

    见到众多强者的望来,卓不凡的心里也是心念转动,纵然是不想做这院子殿下,但大势已成,又受到了应龙尊上以及神话九子等各位尊上的不少好处,却是不好再拒绝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自己的一身技法,也是得到了神话大帝的传承,说自己是神话大帝的传人,倒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既然身为神话大帝的传人,这诺大的中洲又是受到了神话大帝的庇护,自己享受这般的尊荣,倒也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想到了这里的卓不凡,便是释然了,从地球之上来到这九彩古仙路,经历了这许多的事情,像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,是神话大帝的安排吗?

    想的有些头疼的卓不凡,便是不在纠结这个事情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

    “承蒙应龙尊上以及神话九子等各位尊上的推崇,我卓不凡自承接了这院子身份后,便是愿意为诺大的中洲做一些事情,若是你等相信我的话,接下来的百花劫,我卓不凡自当全力以赴!”

    听到了卓不凡的武道天音后,大地之上的花非花,清灵仙子,以及各方的家主,各方的公子哥们,无不动容。

    连连的抬起了脸庞,一脸崇敬的望着天空之中的卓不凡,大声的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恭迎院子殿下,愿与院子殿下共同进退,击退百花灵兽,破灭百花劫,还我百花城朗朗乾坤。”

    这般的场景,却是让古宏与云莺两人的心里惊意连连,神话大帝,那可是五十万年前的天地至尊,力压同代,从无敌手,在消失了这般长的时间后,那一身的威严也是不曾散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院子殿下,便是神话大帝的传人,这说明了什么,说明了面前的卓不凡已是得到了神话大帝传承的认可,没有诺大的机缘与潜力,是绝对得不到认可的。

    在想到自己已是追随在了院子殿下的身边后,古宏与云莺两人的心里就是兴奋莫名。

    如今的卓不凡尚且年幼,待成长起来后,便是一方主宰,自己两人的地位,甚至是自己两人身后势力的地位,也会随着卓不凡的成长,而逐渐的在仙武大陆上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要知道当今的神话九子等九人,便是当初跟随在神话大帝身旁之人的后人。

    五十万年过去了,至今的神话九子不仅是天赋绝伦,修为高深,而且还统治着整个诺大的中洲。

    这纵然与自己的血脉强大有关,但要说没有神话大帝的帮助,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在这中洲大陆上,比之神话九子等九人的血脉还要强大的种族并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但却因为没有跟随在神话大帝的身边,所以才丧失了绝佳的机会,不能成为这片中洲天地的统治者。

    想到了这里的古宏与云莺两人,便是更加的珍惜这次的机会,一定要在卓不凡的面前好好表现,好能够得到院子殿下卓不凡的重视。

    对着面前的卓不凡拱了拱手,一脸恭敬之意的古宏便是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院子殿下,这面前的步千舞与她的儿子范临该如何处置!”

    古宏的声音虽小,但像是有意传到了步千舞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在听到了古宏的声音后,一脸惊容的步千舞更是放低了脸庞,不敢有丝毫的话语,脸上的冷汗一滴一滴的顺着脸颊掉了下来,全身紧张着。

    见到天空中的一幕后,大地之上的范临,虽然没有听到古宏的话语,但也是猜到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当即便是双腿跪在了大地之上,脸上露出了悲戚之色,一阵的复杂心绪浮上了心头,一顿的挣扎后,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,鼓足了勇气,抬起了脸庞的范临,遥遥的对着高空之上的卓不凡,高声武道天音道。

    “范临自知冒犯了院子殿下,愿意一人承担所有的罪责,但我的母亲步千舞也是护子心切,所有的行为与言行皆是出于为我考虑,

    所以还请院子殿下放过我的母亲,另外,我范临一人做事一人当,还请院子殿下不要迁怒我的家族,放过我的家族之人!”

    说完后的范临,便是一脸决然的望向了天空之中的卓不凡,纵然是心里恐惧不已,但也没有丝毫的退缩。

    半跪在了天空之上的步千舞,在听到了自己儿子的这番话语后,也是一脸的心惊,连忙的抬起了脸庞,不顾脸上的冷汗,便是对着百米之外的卓不凡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院子殿下,自从我夫君离开之后,我对我的这个儿子便是百般的宠爱,不愿意让他受到一点一毫的伤害,

    子不教母之过,我儿范临从小被我宠坏了,才导致我儿范临的心性过于放浪,才犯下了今日的罪责,

    所以,今日的一切,属下步千舞愿意一力承担,还请院子殿下不要迁怒我儿范临以及我的家族,将所有的罪责都算到我一人的身上吧,作为范家的当代家主,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!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母亲的话后,大地之上的范临一脸的惊意。

    “母亲,你这是再说什么,你赶紧闭嘴,我不要你为我承担,我范临一人做事一人当,谁也不要为我承担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的范临,便是对着高空之中的卓不凡传出了武道天音,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院子殿下,赶紧降罪与我吧,范临已是准备良久了!”

    “孩子,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脸惊恐的步千舞,在见到卓不凡听到了自己儿子的话后,便是朝着自己那大地之上的儿子范临看了过去,脸上一片冷漠之色。

    惊的步千舞又是连连的惊呼出声,声音沙哑至极,已是有了丝丝的哭腔。

    “求院子殿下放过我的儿子,我步千舞愿意一命抵一命,只求院子殿下开恩,放过我的儿子吧!”

    虽然不曾走出过百花城,但步千舞也是听说过卓不凡的不少传闻。

    为了五丰城的元村,在五丰城破灭了王家。

    为了自己的同伴,差一点就击杀了同为帝子的玄道。

    中洲青年个人排位赛上,更是在大神使白泽尊上下了死命令后,不准任何人干扰比赛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卓不凡还是选择了违抗白泽的命令出手,干扰了比赛,更是以卓越的修为击败了同为神秘帝子的幽魂灭。

    这种种的传闻,已是证明了面前的卓不凡,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一个人,但却是有情有义,也是睚眦必报的。

    自己的儿子今日冒犯了卓不凡,很可能真正的触怒了卓不凡。

    还有刚才的自己也是冒犯了卓不凡。

    若是卓不凡将自己的儿子与自己击杀掉,也是没有丝毫的问题,绝对的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以卓不凡身为院子殿下的身份,自己与自己的儿子范临,根本就是犯了谋逆之罪,在远古神话学院定下的铁律下,这是要诛灭九族的。

    随后的步千舞与范临两人,便是不断的向着卓不凡邀罪,想要将一切的罪行都揽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声嘶力竭,悲凉不已!

    大地之上的范临,在见到卓不凡朝着自己看来的冷漠目光后,更是一脸的惊意,心里更是摸不清卓不凡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不愿意让自己的母亲遭罪,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家族遭罪。

    而后的范临,便是将自己的头颅,不断的撞击向了大地,响起了砰砰砰的撞击之声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范临头颅的抬起,这片天地下的所有强者,都是注意到了范临额头之上的血红。

    因为剧烈的撞击,而使得额头之上破裂了开来,更是塌陷了下去,涓涓的血水顺着额头的破裂之处,不断的向外流淌着,染红了整个的脸庞。

    像是不知道疼痛的范临,还在不断的扣着头颅,面前的大地之上,更是被范临头颅的撞击,给撞击的塌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塌陷的土地之上,已是落下了不少的血水,惨烈至极。